• 移风易俗真是个伤脑筋的事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不惑之年,赴上一辈的葬礼、下一辈的婚礼好像接踵而来,可能这个年龄段就会碰着这些工作。千百年来禁受孔儒思维浸礼和陶冶的国人历来爱崇投桃报李之俗,凡是有甚么婚白工作都要约请一些亲戚、伴侣来捧捧场、撑撑面子。确实,随着社会分工的越来越细化,人与人之间最缺少的等于彼此间的沟通和交换,越来越觉得信托危机的是彼此间最大配合的妨碍,因而,从这个意思上讲,筹办

    苍穹婚白工作时,约请亲朋帮手,让邻里守望相助,让亲戚越来越亲。

      但是,比来几次参加葬礼时却让我觉得一种惋惜和遗憾。亲朋好友不遗余力帮手把逝者的凶事办理了,接下来的程序普通是眷属备上宴席酬谢亲朋,看起来也并无甚么不当,人情世故。但是,按中国的风俗习气,凡有宴席,酒水必备,一些不注意礼仪的主人三盏两杯淡酒下肚,齐全掉臂伤者的情感,觥筹交错,你来我往,把一个原来伤感、庄重的宴席活脱脱演化为伴侣之间联络情感,交换思维的平台。让一个不知情的人看来,几乎等于一场庆贺酒会,真叫人揪心伤心酸心…...看着眷属们拖着怠倦不堪的身躯,几乎连谈话都有些羸弱的样子,端着羽觞前来给主人敬酒以表谢谢,饮酒的人们则显得有些麻木和敏感,不知眷属的心里又是怎样的一种感想。

      确实,像如许的宴席在一些地方好像成了一种风尚,成了一种习气。当得到亲人的眷属还未从伤心欲绝的痛楚中缓过劲来时,就进入一个花天酒地的场所不晓得他们的情感如何得以慰藉?当逝者在九泉之下骨肉未寒之时,就出现这类热烈的场景,不晓得他们在走向天国的路上是怎样的感想?宴席上喝得不可开交,放言高论的人们能否也曾有过如许的思索?不晓得他人怎样对待,与我则心旷神怡,心有余悸。

      固然,婚白工作大操大办,让主人怠倦,让主人受累,到头来成了恶性循环,摆不脱也绕不开,家家都同样,有时分让人觉得无奈而又无助。在鼎力宏扬社会主义新风尚的新时期,能否应当重视摒弃一些不良的风俗习气,能否应当取缔那种看似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铺张浪费,能否应当高效简练地处置人与人之间的关系……尤其是面对凶事的时分,人们应当愈加默默地处置眷属的酬谢宴,简简单单吃个饭从速走人,给眷属留出更多的光阴休息,让他们逐步地从思维上释放拜别的伤感和不安……

    上一篇:想哭的时候

    下一篇:藤野先生